位置:首页 > 自然美文 >

不用风吹心自寒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5 08

我是无所谓了……

我所经历过的同人不同命,呵呵……

心酸又怎样,这个我所认为的家,我所认为的温暖的家,就是如此对我啊,因我犯下的过错着实难以原谅,于是乎,剥夺了我所有被爱的权利。我终是没习惯,没有习惯这个家的咄咄逼人,没有习惯他们所谓爱我的方法。他们口口声声爱我,所谓的爱我就是说着爱我的同时抽我几耳光,然后告诉我,这个世界不欢迎我。

什么所谓的一家人,也对,他们都是一家人,我是一家人再加上一个人,我是那一个人。

我不在乎那些吃的东西,我有钱我可以自己买,可我就是犯贱地认为她们买给我吃的味道不一样。

他们所谓的这个家需要我,就是需要我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,如果我没了利用价值,还养着我干什么?

这个我口中所谓的父亲,他是怎样待我的?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看到父亲的音乐MV会哭,也许只是羡慕,羡慕别人有那样的父亲,那么为女儿操碎心思的父亲,而我没有,我有的只是一门心思想把我轰出家门的父亲。我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自己,明明什么都不如别人,却硬要做到什么都比的过别人。

当初我发着高烧顶着大太阳,一个人去了医院,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一丝丝的关心,哪怕是假的,哪怕装一下,也是好的。

就因为我胖加上我体积大?就因为我总是那么没心没肺地坚强?他们永远不知道我是一个很缺爱的孩子,我很讨厌那种被人嘲讽忽视的感觉,但我又要强装出那种无所谓的表情。

我很难受很难受,我最喜欢的妈妈抱着妹妹说着我有多担心你。

我一声不吭坐在镜子前把长发散开来,假装我在编辫子,长发遮住大半张脸,我的表情没人看得见。

我很想问,当初我一个人发着烧去了医院,怎么你们一点担心的神情都没有,我哭成那样怎么你们还能那样笑着调侃我,怎么没见你们出来找过我?为什么你们那么自信地认为我认路不会走丢?你们为什么不想想我是个病人?我还是高烧,我高烧的同时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?说我活该?对,我是活该。活该地认为你们对我有多好!生意和钱比我重要一百倍,我算什么,我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地把自己看的这么高,真逗。

我一个人吊盐水的时候想过我的心情吗?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种心情,一个人艰难地挂盐水袋,然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椅子上默默流泪。

那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都比你们有良心。

我真的很绝望。

我不比任何人坚强,你们为什么就觉得我可以独当一面呢!为什么就不能联想一下我哭的场景呢?

你们总说我不好,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不好,我就是太不好了。

我可以说我难过吗?我可以说我心寒吗?我可以说我哭了吗?我可以离家出走吗?我可以说我要叛逆吗?我可以说我的青春学会了隐身吗?

那天的太阳那么大,你们怎么就忍心让一个高烧病人独自去医院?还回过头来说我没脑子?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会害怕?我会害怕一个人没有依靠,我怕,我很怕。什么所谓的家是港湾,你们是家人的港湾,而不是我的港湾。

有时候哭一哭,真的能宣泄很多负面情绪。

屋大避不得雨,人多没有了心。

港湾不再开放,暮然回首,我离港湾越来越远。

茫茫人海,空留我一人独自感伤。

两个妹妹第一次出去玩,就能博得这么多关注,她们一个接着一个出去找妹妹,是啊,真担心她们,我真羡慕。

我就是太强大,强大到让她们以为我不需要担心,不需要多余的爱。

如果不是她们不关心我,我至于这么强大?

我至于那年跟那个打工仔怄气?我至于一个人在后巷拿碎玻璃割手指头?

那年我手指头都是创可贴,连吃饭的客人都会问我怎么了,为什么你们会当做看不见?

我无声叹息。

所有一切形容柔软美的词语都不适合我。

我就是永远都这么强悍。

她们关心我吗?

好像吧……

好像?

对啊。

呵呵……

上一篇:<< 当我老了

下一篇:碎梦语(10)  >>